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玲珑孽怨 第七十九章 混沌梦圆

时间:2018-02-09
按照杨湘玲的提议,杨绡玲和成进留了下来。杨湘玲则带着众人往谷底深处移住。成进不放心,陪大家一块过去,没发现任何危险,才依依不捨地走了回来。见洞中已被阿玲收拾得干干静静。两张铺被分在两旁。杨绡玲见成进一进来不由得脸上一红。成进把路上採来的果子递给杨绡玲说:「阿玲吃点果子吧。」
  杨绡玲伸手接过果子说:「小进……」
  成进打断她的话说:「不,你应该叫进郎。」
  「好,就叫你进郎。你不要做梦,我就是死,也不会当你的女人的。」
  「娘,我不会逼你的,我就想照顾你。」成进找了点乾柴,燃着了火,洞里一下亮了起来,也传来阵阵暖意。
  几天来,成进对杨绡玲毕恭毕敬,没有丝毫言语和行动上的冒犯。杨绡玲的防备之心也渐渐淡了下来。白天两个人一块去打猎,晚上则在一旁看成进练武。家的味道越来越浓,两人之间倒有一股说不清是母子还是夫妻的情愫在蔓延。一个多月过去了,两个人的在不经意间产生了对对方的依恋之情。成进也感到了娘对自己的变化,心里告诫自己性急吃不了热豆腐,对杨绡玲还是彬彬有礼,不温不火。但两个人在谈话中已有了说笑的成份。
  一天杨绡玲和成进一块去打猎,杨绡玲一个不注意扭伤了脚,疼的不能走路。成进急忙扶着杨绡玲坐下,为杨绡玲脱去鞋袜,给她揉起脚来。这是两人在山谷里的第一次肌肤之亲。成进揉着揉着呼吸不禁重了起来。杨绡玲也觉的身子酥软,耳旁听得一声「玲,你真美」,不禁心里一蕩,急忙止住心神,说道:「咱们回去吧」。
  成进应了一声,手扶着杨绡玲站起。杨绡玲迈开步,呀的一声,又歪倒在地上。
  「还是让小进来背你吧。」杨绡玲心里楞了一楞,知是无奈,只好双手搂住儿子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让他背着。唉!一股久违的男人的气息,直让杨绡玲骨软筋麻,多少年来被调教出来的身体,不由自主地有了反应,只觉得下面一热,有些水流了出来。
  成进这一次把娘背在身上,娘身上的两团鼓鼓的大肉球挤着自己,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舒服,心里想就这样走一辈子多好,浑身一热,胯间的东西猛地高挺了起来,裤子一涨,走路很不方便,步子不觉慢了。一边走一边想,不如背着娘去泡温泉吧,也好看看娘的美丽的身子。「娘,咱们去温泉哪吧,你的脚伤了,泡会温泉就会好了。」
  杨绡玲心知不妥,可是又捨不得说不。说话间,来到了温泉。成进使劲挺了挺大肉棒,把杨绡玲放下来,心里强压着脱去娘身上衣裙的慾望,为娘往上捋了捋裤腿,把娘的一双白足放进了泉水里。杨绡玲羞的红了脸,闭着眼不说话。成进,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一个大肉棒,像有个刚出洞的蟒蛇,威风凛凛地高举着。成进乾咳了一声,说道:「阿玲,还是脱了泡舒服,你也脱了吧。」
  杨绡玲刚睁开眼睛,就见到了成进威风凛凛的大肉棒,新婚时那种紧张、战慄的感觉,又重新回到了身上,忍不住盯着看了有回,又看了一眼成进的脸,红着脸闭上了眼睛。可刚闭上眼睛,就彷彿看到那个大肉棒要伸进的自己的阴户里来,顿感身上燥热难挨。明知成进已在为自己脱衣,一双手却软的动弹不得。
  「玲,你的身子真美!」成进讚道。杨绡玲猛地一惊,心里清醒了些,连忙把赤裸身子躲到水里。
  从温泉回来的几天里,两人之间的关係又有些不自然,都尽量不去看对方的眼睛,连打猎也不一起出去了。成进心里很不舒服。
  一天成进来到杨湘玲她们的住处,众女几天不见,全很激动,真是久别胜新婚。杨湘玲一直让成进和方漪蓉、阿琪、嫣儿操完了,才和自己操。好长时间没操过女人的成进,一连把三个女人操得昏睡了过去,肉棒还没软下来。等轮到杨湘玲,杨湘玲先在外甥的鸡巴上嘬了一大会,才搂着成进说话。成进把眼前的情形一说,杨湘玲说道:「傻孩子,你真是不懂女人的心。现在姐姐真的是动心了,但是还顾忌着你们母子的名份,你今天回去后,在洞外睡几天,把自己弄得浑身赃兮兮的,包準让她和你说话,还把你接回洞里,然后在洞里住两天,再到我们这儿呆两天,把你打扮打扮,打扮成一个俊俏小郎君,我想你娘会跪在你脚下,求你爱她的。」
  「行吗?」
  「行,肯定行。」杨湘玲说着坐在了外甥的身上,对準大肉棒,噗呲一声坐了下去,成进早已被杨湘玲说得血脉卉涨,杨湘玲也早已变成了娘的影子,情不自禁地喊了声娘,抱住杨湘玲猛地操着……
  成进回去后依计行事,借口保护杨绡玲的安全,搬到洞外去睡。杨绡玲头一天晚上心里面就有点不忍,半夜里把成进叫进洞里去睡。几天里,成进脸赃了不洗,衣服赃了不换,而杨绡玲心有所忌,对成进也不多看也不多说。到了第五天,成进又到了杨湘玲她们的住处,杨湘玲早已为成进改了一件新衣服。几个女人把成进拉进了附近的一个温泉,你撩我泼,一边嬉戏,一边把成进洗了个乾净。成进看着众女白白嫩嫩的身子,控制不住一阵阵的冲动,刚亲了这个的乳房,又去亲那个的唇,很是热闹。是后三天成进都没回去看娘。到了第四天,杨湘玲估摸差不多了,让成进先行,自己则和众女悄悄地随后跟来。
  成进还没走到洞口,就远远地看见娘身着着平时很少穿的那袭白裙,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上,望着河水发呆,急忙喊了声「娘」,飞奔过去。杨绡玲在成进走后的几天,真的是六神无主,才发现自己已离不开成进了,不断地回想起和成进欢爱的每个细节,成进的那份疼爱那份体贴个、和那份柔情,又怕儿子真的不再见自己了,心下懊恼不已。见儿子神彩俊朗地回来了,有阵晕眩,就要昏倒。成进忙跪在杨绡玲脚前,抱住了杨绡玲。杨绡玲见喊了声:「进儿,你可想死娘了。」一把把成进搂在了自己的怀里,眼泪止不住流淌着。
  「进郎,别离开阿玲了,阿玲什么都答应你。」说着,杨绡玲解开了自己的裙绊儿,任白纱裙滑落到地上。成进激动地把全身赤裸的母亲紧紧地抱在怀里,大口大口地亲着娘动人的悄脸,喃喃地叫着「娘,娘,我不是在做梦吧?」
  「不是,进郎,娘愿意做你的女人,只要你别再离开娘了」杨绡玲伸手解开了成进的上衣,把脸贴在儿子的胸膛上,感到了说不出的幸福和温暖。成进自从和女人交欢以来,从来没有感到象眼下这样刺激,胯见的肉棒早已高高地挺起。他连忙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把杨绡玲抱起,一边向洞中走去,一边亲吻她的脸蛋和柔唇,杨绡玲突然张开了小嘴,把儿子的舌头吸进了自己的口里,母子二人的舌在疯狂地吸吮着纠缠着,宣洩着彼此的爱慾和深情。
  成进把杨绡玲放在了她的大铺上,顺势压在了亲娘的身上,杨绡玲火急火燎地抓住成进的大鸡巴塞进自己的骚穴。成进弓起身用嘴吮着娘的乳头一边用力地抽插着,有时深有时浅,每次都深刻地撞击着彼此的快感,杨绡玲体验到了从未感觉到满足,再也无所顾忌地呻吟着喊叫着,母子乱伦性爱的让二人共同达到未有的天堂。
  杨湘玲和三个后辈女儿偷看了这动人的一幕。她压了压自己纷乱的情慾,领着大家每个人都採集了一大把鲜花,用鲜花盖住了母子二人的身体。
  芬芳的花香,让母子二人从高潮后的眩迷中清醒了。成进见到了几个自己最心爱的女人,心花怒放,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。杨绡玲在看清了妹妹女儿等人以后,脸上的娇羞和软弱无力的神气,惹人怜爱,让成进看得都癡了。他把娘搂起坐在自己的腿上,嫣儿忙把娘的衣裙搭上。
  「姐姐,你输了。」杨湘玲说道。成进把杨湘玲也搂坐在自己的另一条腿上。杨湘玲俏皮地在姐姐身上胡乱摸着,挠得杨绡玲痒得直笑。方漪蓉、阿琪、嫣儿围坐在两旁,也忍不住偷乐着。
  众人闹了一会儿,杨湘玲今天先给姐姐和小进举行婚礼吧。杨绡玲刚要说不好,却听成进抢先说道:「要办,大家一块办,从此再不分长幼你我。」
  经过几番推让,终于决定睡觉的顺序自幼而长,第一是阿琪,第二是方漪蓉,第三是嫣儿,第四是杨湘玲,第五是杨绡玲。杨湘玲因受长期虐待,心态已严重变异,喜欢玩多人游戏,因此经常拉着姐姐和成进一块乱操。渐渐地杨绡玲也迷恋上了这种多人之乐。成进受到众女的爱情滋护,更是丰美俊弈,又趁娘和姐姐一块洗澡的机会,同时要了杨绡玲和姐姐嫣儿,彻底撕去了杨绡玲作为母亲的最后一点羞耻心,后来母女子三人也经常在一起嬉乐不提。杨湘玲母女以前即和成进一块玩过,现在三人在一起,更是心无芥蒂。杨湘玲更是帮着成进把阿琪调教成了一个风骚十足的蕩女。只有方漪蓉始终保持着一点自重和庄严,不肯和众人同乐。至于后来众女后来都为成进生下几个子女后,大家的性子才有所收敛,这些子女长大后和他们的同辈长辈是否乱成一锅粥了,已是后话。
  全书完
  作者:rking